艾丰:要讲良心(一本书的序言)
来源:网络  作者:艾丰  

     张燎原同志写的《拷问和拯救》良心系列丛书,包括《企业良心》、《职业良心》、《公民良心》三部,真是太及时了,太有针对性了,太有现实意义和长远意义了!

  记得,1997年我在经济日报“三做谈”专栏里写过一篇《要讲良心》的文章,当时就引起了强烈反响。河南《郑州晚报》转载之后,一位退休的小学教师看到了,尽管他的退休金很少,他还是复印了许多份送给他见到的许多人。并且给我来信,建议我向教育部提出,在小学课本里增加讲良心的课文,让我们的孩子从小就受到良心教育。我给他复信后,晚报又将他的信和我的信刊登,进行了长达两个多月的讨论。

  但这些年,我感觉讲良心的文章和书籍还是太少,讲良心还没有形成应该有的大气候。

  “良心”是我国传统文化中一个很好的概念,它的内涵就是八个字——饮水思源,知恩图报。喝了水,要想一想是从哪儿来的,受到了人家的恩惠,要有报答的愿望。老百姓把有没有良心作为评价人的基本标准。他们说,“这小子不是人——没良心!”有没有良心是做人的底线,而真正做到有良心又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。

  过去一个时期,“良心”的概念受到了批判,说讲良心没有阶级性,哪个阶级的良心?这么一问,许多好事都没法做了。雷锋扶着老太太上汽车,如果问雷锋,老太太是什么人?如果是地主婆,你扶她上汽车是哪个阶级的感情?于是,雷锋只能把老太太的档案查清楚再决定是否扶她上汽车。如果是这样,有什么助人为乐的好事能够做?其实,有许多美德,如廉洁奉公,有益社会,助人为乐,帮难济贫,是人类共同的,是人之所有为人的基本品质。

  现在良心又遇到了另一个考验,市场经济条件下人们都在追逐富裕,那么良心和发财是什么关系?几年前,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曾邀请我国最富的十位民营企业家座谈这个问题。我参加了,最后让我做结论,我把自己的体会归结为三句话:第一句,光凭良心还不能发财。第二句,有良心做无形资产,有助于发财,有助于发大财,有助于持续发财。第三句,我本想说“没有良心不能发财”,但一转念,不妥,因为有的没有良心内的确实发了财。于是我改成这样一句话:没有良心发财的风险成本太高,特别是持续发财的风险成本更高。你骗人九次成功,最后一次失败,也会前功尽弃。这样的事例并不少啊!

  人们说,“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”。其实,在现实生活中,并不是所有的善都得到了善报,所有的恶都得到了恶报。但做好事,人的心理会留下光明的积淀,做坏事,人的心理会留下阴暗的积淀。心理积淀是光明的,还是阴暗的,将决定着一个人的心态,决定着一个人的生活的内在质量。光明的心理积淀是有良心人的专利。

  在我的生活里,遇到过不少有良心的人,于是彼此成为永恒的知心朋友;也遇到过没有良心的人,他们恩将仇报,有的甚至成为“敌人”。我的最大的追求是让所有有良心的人能够有善报。我的最大的苦恼是那些没有良心的人没有得到应有的恶报。

  这些人为什么会丧失良心呢?利使然也。见利忘义,见利忘情,见利失德,即所谓“利令智昏”也。我国历史上不乏这样的小人。师傅教会了他本事,师傅为他开辟了天地,但为了独霸某项专利或技术或财产,当他认为师傅没有用的时候,便翻脸不认人,甚至设计害死师傅。更可怕的是,这些人的内心早已丧尽天良,他们编造出许多理由证明自己没良心有理,用来欺骗别人也欺骗自己。这便是不可救药了。

  所以,我认为,讲良心对于社会来讲是一个系统工程。至少有三点必须坚持:

  首先,必须在全社会形成讲良心的氛围。让大家都明白,企业只讲赚钱,不讲责任,是良心不够,用假冒伪劣赚钱,是丧失良心。不讲职业道德,利用职务之便去谋取私利,是不讲良心。受恩不报,甚至以怨报德,是丧失良心。良心的标准不是复杂的理论,谁都可以把握。当更多的人们善于用良心的标准来衡量社会行为的时候,我们的和谐社会才能建立。

  其次,有良心的好人,要提高警惕,要善于识别那些没有良心的人,即使不能及时制止他们,也要不上他们的当。过分的无原则的善良就是纵恶,要深刻理解鲁迅说过的话——“忠厚是无用的别名”。

  再者,必须完善和改进我们的社会管理和法制建设。没有良心的人总是千方百计钻管理和法制的空子。特别是一些没有良心的人用不正当手段赚来钱,再用这些钱去收买执法的人,使自己不仅逃之夭夭,而且洋洋自得,那是社会最大的腐败。

  有良心的人心情舒畅,扬眉吐气,才是美好的社会。没有良心的人如果不受惩罚,甚至趾高气扬,那将是腐败的社会和危险的社会。

  所以,我们要大声疾呼:“要讲良心!”

  所以,我要推荐这套良心系列丛书。

  是为序。